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每个设计师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请爱护你身边的设计师朋友们 OTZ

周队约你一波麻小!

入手了《白夜追凶》,《刀锋上的救赎》还会远么!

没有动力产粮,只想蹲粮!肿么办TAT

我巡貌美如花,拿着女主剧本的男主也没谁了~

手残只能画到此,但是也不能阻挡我爱巡花之心!!!

动作有参考毕竟我是动作废柴TAT

最后!大家圣诞快乐!!!!!!!!!!笔芯

【双关周】巡花撩关记(老关:表弟已经加入黑名单)

【双关周】巡花撩关记(老关:表弟已经加入黑名单)

通篇OOC!巡花就撩吧,大关日常欺负表弟,小关登堂入室!

 

-

-

“我弟弟是被陷害的。”

周巡看了眼关宏峰的,拿起杯子挡住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意。“嗯,我知道了。”

关宏峰一愣,没想到周巡反应会是如此。

“你弟昨天喝多了,半夜跑去敲我家门,现在估计还在睡。”

关宏峰看着周巡的眼睛,研究他是否在开玩笑。“你......你知道是我。”

“老关,我们认识多久了?有十五年了吧,当年的你多能耐啊,全津港破案率第一,什么案子在你面前不出三天准能破。”周巡站起来一手撑着桌面,身子往关宏峰面前探过去。“你太能耐了,作为你半拉徒弟怎么都不能拖你后腿不是,有些问题经不起推敲。”

对方的呼吸气息近在咫尺,关宏峰觉得周遭的声音都消失了,只能听到自己澎湃的心跳。压抑在心中多年的情绪在寻找一个突破口。

“周巡......”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神经跳动了一下,手掌抬起缓缓靠近让张迷惑着自己的脸,触及到的温度让他迷恋后悔,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

被碰触的人像被安抚的猫,歪着头在粗糙温热的掌心蹭了蹭。

“师父!”小汪的大嗓门打断了办公室越来越暧昧的气氛,小汪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乎半个身子都爬桌子上的周巡和一手放在他师父脸颊上的关顾问,不知道现在装什么都没看见退出去能不能活命,都怪自己这手挚爱门把一百年,改!一定得改。

“门在那里就是让你们这群崽子敲的!”周巡爬下了桌子,对着小汪就是一顿炮火。

我一定不是亲徒弟!小汪感觉来着他师父的一万点伤害。“周、周队,有案子......”说完就跑了,因为比起他师父的嘴炮,他对面关队的死亡凝视更可怕,惹不起惹不起。

“嘿,走吧老关,案子不等人。”拿起椅背上的皮服,周巡站在门口回眸看了眼关宏峰。“老关。”

还是周巡的车,关宏峰自觉上了副驾,刚启动车周巡的电话就来了,拿出来看了眼陌生号码。周巡把手机扔给关宏峰。“接一下,我开车。”

“周巡!”关宏峰听到电话另一边熟悉的声音额头青筋一跳,果断挂了电话然后把这个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谁啊?”周巡好奇的问。

“推销的。”关宏峰面不改色的说。

另一边拿着电话的关宏宇一皱眉,又拨了一遍却是无法接通。手机一丢,就开始搜寻周巡的家。他家或者说他哥家周巡去过无数次,但是周巡家却是第一次来。

周巡的家很装修简洁,和一般的单身汉家不同,周巡家很干净,柔和的色调,好养活的绿色水生植物,除了被自己躺过得乱七八糟的床,一切都井井有条。

“还真看不出来啊,平时那么糙。”想到周巡的大嗓门,一不注意就往嘴里放东西的小习惯,关宏宇笑出了声。溜溜达达进入厨房,想先吃点东西垫垫,一开冰箱只有两三颗鸡蛋和几瓶水。想想也是至从“2.13案”爆发关宏峰离开支队,周巡就成了整个长丰支队的支柱,毕竟犯罪份子不会休假,周巡有多久没正常时间段下班回家了。

回到客厅,茶几上放着几袋开封的零食,关宏宇拿起来闻闻,似乎没过期。关宏宇坐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想要不一会回家洗个澡,周巡的衣服他是穿不下的,他哥的问题总是要面对的。

 

-小剧场-

周巡:下次爬什么桌子咧?

小关:我要不打包点衣服?

大关:我要不也打包点衣服?

 

【大小关周】巡花撩关记(大关:后院起火)

我车都没开!!!!

你想干嘛!!!!

TAT我要日常欺负大关了!!!!!!!


正文在这


快来爱我们巡花宝宝~~~我需要讨论我需要脑洞

南京一日游~自驾去的选择一日团和一日自由行!很美丽的地方,他们的鸭血粉丝真好吃!!!!

【大小关周】巡花撩关记(小关:这是道送命题)

OOC预警!
这剧情已经飞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写了
要怎么让三人和谐共处咧!!!
看来只能靠车咯,得不到心先得到身也可以啊

-
-
-

虽然关宏峰的直觉告诉他关宏宇和周巡有事,但是没有证据,而且周巡要是知道关宏宇顶着自己身份应该已经实施抓捕了,不会不管不顾还把档案给自己看。是的,他以为自己对周巡足够了解,而事实总是那么打脸。

一早上都没在支队抓到周巡,不是去开会就是出现场,关宏峰从早上9点坐到下午4点都没见人回办公室,似乎非要把话题拖到晚上,关宏峰绷着张死人脸吓的把来找周队签字的小警员们都绕着队长办公室走。

眼看天暗了下来,关宏峰没办法只好回家换关宏宇赴约。等到两人换了衣服关宏峰给他弟带上设备,周巡的电话就来了。

关宏宇傻嘻嘻的看了眼桌子上的手机,对着他哥说:“找我的呀!”

如果可以关宏峰很想一巴掌打掉弟弟脸上那贱兮兮的笑,但是会留印子他等下要去见周巡。关宏峰压下火气冷声吩咐:“到了地方别说其他的按我的话说。”

觉得自己只有几个小时可活的关宏宇已经放弃掩饰,点着头甩甩钥匙吹着口哨就出门了,反正都是死。

酒吧里灯红酒绿的蹦迪的男男女女,关宏宇很容易就找到了周巡,他觉得周巡很符合这里的气质狂野迷人,看他身边围的几个小妹就知道他的吸引力多大。

“警队的人估计都眼瞎。”关宏宇评价。

“这里这里!”看到熟悉的脸,周巡对小妹妹们摆摆手打发掉他们招呼关宏宇过来。

“喝什么?”周巡靠近关宏宇耳边问,一股淡淡的酒香飘入关宏宇鼻腔。

“我不喝酒。”关宏宇听到耳内他哥的答复。

“你要和我谈什么?”关宏峰永远都是这么直切主题。

周巡在昏暗的灯光下盯着关宏宇看了一会儿,把自己的酒推到关宏宇面前手指无意触及到关宏宇的手指间但马上收了回来。

“这家的酒不错试试。”

指间划过的热度很快被冰凉的酒杯取代,关宏宇看着周巡在灯光下的那双眼睛,感觉全身兴奋的微颤,危险而致命的吸引。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入喉的冰凉液体也压不下的燥热。

“关宏…”最后一个字因为突然爆发的音乐没让人听清,但关宏宇看嘴型那不是“峰”的发音。

“知道我为什么抓着他不放吗?”周巡停顿了一下说。

关宏宇没有接话他知道周巡会接着说下去。

“吴征,是我的羊。我的羊死了,一死还是一窝,而所有证据都指向…”周巡又停住了望着关宏宇。

关宏宇听到耳机里他哥说周巡应该是参加了特别行动作为联络人,市局经常会做这些事情。

“你现在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关宏宇对于被泼脏水也是很无奈,他就是个小平民最多踩踩灰色地带又没涉黑。

“毕竟坦诚相见了,大家多点信任吧。”周巡说完炸弹就拿回自己的酒慢悠悠的喝。

关宏宇听不到他哥说话了但感觉耳机里东西倒地的声响。他知道这信任就是来让他送命的啊!

“回来我们谈谈。”关宏峰的声音冷的直掉冰渣,关宏宇就在耳机里面听到都知道回家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修罗场。

其实关宏宇认识周巡很早,在他哥还是队长的时候有一次他去支队门口找他哥拿家里钥匙,他看着他哥走路带风的出来,后面跟着一个一头卷毛的小伙,那小伙子眼睛亮晶晶的望着前面的关宏峰似乎在说话,而一直被他嘲笑为机器人投胎的关宏峰竟然脸上带着些许笑意,两人似乎要去外面办案,走到警车前,关宏宇看到那小伙一把抢过关宏峰的车钥匙爬上驾驶位,关宏峰笑的无奈转身去了副驾驶。直到两人出了支队关宏宇都没叫住他们,他第一次觉得关宏峰也是有感情的,那些小无奈那些溺宠都让关宏宇无比惊讶。

和周巡接触的开始他以为他们能成为好朋友,周巡很多方面和自己很像爱喝酒爱打游戏他们的接触止步于天台的一个吻,那天喝了酒两个人都醉了,但是关宏宇觉得自己无比清醒,他看到了周巡眼里倒影的星空那么纯净,让他一瞬间有想在那个人身边安定下来的感觉,于是他凑上前想抓住那片宁静就被打了,之后他们是被关宏峰分开的,他看着关宏峰有些心疼的拿冰袋给周巡压眼角,听着他絮絮叨叨的和周巡说都多大人了还喝酒闹事。他知道他那机器人哥哥心里有了一个人叫“周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