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立秋,秋天来的节气~

撸猫丧志的晚上🐈

镇魂使我快乐!!!沈教授的口红色号好像错了~

每个设计师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请爱护你身边的设计师朋友们 OTZ

周队约你一波麻小!

入手了《白夜追凶》,《刀锋上的救赎》还会远么!

没有动力产粮,只想蹲粮!肿么办TAT

我巡貌美如花,拿着女主剧本的男主也没谁了~

手残只能画到此,但是也不能阻挡我爱巡花之心!!!

动作有参考毕竟我是动作废柴TAT

最后!大家圣诞快乐!!!!!!!!!!笔芯

【双关周】巡花撩关记(老关:表弟已经加入黑名单)

【双关周】巡花撩关记(老关:表弟已经加入黑名单)

通篇OOC!巡花就撩吧,大关日常欺负表弟,小关登堂入室!

 

-

-

“我弟弟是被陷害的。”

周巡看了眼关宏峰的,拿起杯子挡住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意。“嗯,我知道了。”

关宏峰一愣,没想到周巡反应会是如此。

“你弟昨天喝多了,半夜跑去敲我家门,现在估计还在睡。”

关宏峰看着周巡的眼睛,研究他是否在开玩笑。“你......你知道是我。”

“老关,我们认识多久了?有十五年了吧,当年的你多能耐啊,全津港破案率第一,什么案子在你面前不出三天准能破。”周巡站起来一手撑着桌面,身子往关宏峰面前探过去。“你太能耐了,作为你半拉徒弟怎么都不能拖你后腿不是,有些问题经不起推敲。”

对方的呼吸气息近在咫尺,关宏峰觉得周遭的声音都消失了,只能听到自己澎湃的心跳。压抑在心中多年的情绪在寻找一个突破口。

“周巡......”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神经跳动了一下,手掌抬起缓缓靠近让张迷惑着自己的脸,触及到的温度让他迷恋后悔,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

被碰触的人像被安抚的猫,歪着头在粗糙温热的掌心蹭了蹭。

“师父!”小汪的大嗓门打断了办公室越来越暧昧的气氛,小汪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乎半个身子都爬桌子上的周巡和一手放在他师父脸颊上的关顾问,不知道现在装什么都没看见退出去能不能活命,都怪自己这手挚爱门把一百年,改!一定得改。

“门在那里就是让你们这群崽子敲的!”周巡爬下了桌子,对着小汪就是一顿炮火。

我一定不是亲徒弟!小汪感觉来着他师父的一万点伤害。“周、周队,有案子......”说完就跑了,因为比起他师父的嘴炮,他对面关队的死亡凝视更可怕,惹不起惹不起。

“嘿,走吧老关,案子不等人。”拿起椅背上的皮服,周巡站在门口回眸看了眼关宏峰。“老关。”

还是周巡的车,关宏峰自觉上了副驾,刚启动车周巡的电话就来了,拿出来看了眼陌生号码。周巡把手机扔给关宏峰。“接一下,我开车。”

“周巡!”关宏峰听到电话另一边熟悉的声音额头青筋一跳,果断挂了电话然后把这个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谁啊?”周巡好奇的问。

“推销的。”关宏峰面不改色的说。

另一边拿着电话的关宏宇一皱眉,又拨了一遍却是无法接通。手机一丢,就开始搜寻周巡的家。他家或者说他哥家周巡去过无数次,但是周巡家却是第一次来。

周巡的家很装修简洁,和一般的单身汉家不同,周巡家很干净,柔和的色调,好养活的绿色水生植物,除了被自己躺过得乱七八糟的床,一切都井井有条。

“还真看不出来啊,平时那么糙。”想到周巡的大嗓门,一不注意就往嘴里放东西的小习惯,关宏宇笑出了声。溜溜达达进入厨房,想先吃点东西垫垫,一开冰箱只有两三颗鸡蛋和几瓶水。想想也是至从“2.13案”爆发关宏峰离开支队,周巡就成了整个长丰支队的支柱,毕竟犯罪份子不会休假,周巡有多久没正常时间段下班回家了。

回到客厅,茶几上放着几袋开封的零食,关宏宇拿起来闻闻,似乎没过期。关宏宇坐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想要不一会回家洗个澡,周巡的衣服他是穿不下的,他哥的问题总是要面对的。

 

-小剧场-

周巡:下次爬什么桌子咧?

小关:我要不打包点衣服?

大关:我要不也打包点衣服?

 

【大小关周】巡花撩关记(大关:后院起火)

我车都没开!!!!

你想干嘛!!!!

TAT我要日常欺负大关了!!!!!!!


正文在这


快来爱我们巡花宝宝~~~我需要讨论我需要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