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方邰】锁(1)

注意人设有改动!!!!
食用请谨慎!

OCC是我的,但是不负责
切勿上升真人
我是最爱邰队和木木这对了~今天又翻出第二部看了,还记得最后四海粑粑说木木是学心理学的催眠师,邰队是冲动暴力的执行者。还有点小激动咧!(自动忽略小唐唐,因为方邰是我爱)所以有了这个已经分裂的木木和他的邰队~
以上都是废话好好看文咯!



当你站在深渊边上,深渊正拉着你的腿沉沦。心将所属深渊,陪着向地狱奔来!
————佚名

绿藤市最近发生几起诡异的犯罪,死者都为女性,每个死者看起来都是自杀,但是在她们周围尽然用自己的血画上了一种魔法阵,而且经鉴证科检验,魔法阵都是死者自己画的,一时间人心惶惶。绿藤警局局长是一筹莫展,似乎终是下了决心,他打了一通电话。

“喂,是我…他还好吗?…我需要用…我知道…嗯,找到了…好…我一会就到。”一脸严肃的挂上电话,局长套上外套从保密箱中拿出一叠文件,匆匆出了警局。

“邰队,刚才看边局脸黑的和锅底式的出去了。”阿展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和办公室的老大分享八卦。

“现在哪个不是脸黑的和锅底式的,就你小子没心眼,只知道吃。”邰伟一抬眼看手下一个个没正形,就是一个反手用本子敲了大壮。“这么大的案子,上面一定给局里很大压力,所以你们还不给我巡逻的去巡逻,最近都给我盯紧点。”

“这凶手选择范围也忒广了,局里全出动了也未必…”阿展有些为难道。

“怎么?长他人志气 灭自己威风!”邰伟眼眸一瞥,其他人马上闭嘴该干嘛的去干嘛,就是不敢再惹邰伟这炮炸。

话说两头,边局开着私车到了绿藤近郊的一块小山头。那是一个小型的研究院,铁门头确定了身份边局突然有些犹豫,咬牙一鼓作气的驶入院区。

研究院内人并不多,白大褂的老者笑眯眯地走来,对着边局招招手。

“你还是来了。”老者摇头苦笑,随后又看了看一脸犹豫的边局。“我知道不是没有办法你不会想到找他,他就是一把双刃剑,你东西准备好了吗?”

“都在这了。”边局把东西递给老者。“老师,这样就可以了吗?毕竟他…他那个时候还太小,未必会记得。”

“永远别小看人的记忆,那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能成为他的锁,也只有他了。”老者拍拍边局的肩安慰了下。

那个房间是纯白的,墙面,地板,坐椅厚厚的隔音单面玻璃隔开了两个世界。白色世界里只有那个少年和他手中的书本颜色鲜明。

监控室内,老者开启麦克风,深吸一口气叫出那个少年的名字。“方木。”

方木并没有回应,只是默默的看着书,仿佛沉浸在书本里。

“方木,我们找到他了。”

方木翻书的手指一停。随后关上书本,站起身走到玻璃墙,看着外面眼眸黑的吓人如同一潭黑水,缓缓问道:“在哪?”

“就在绿藤市。”

“他回来了……回来了……”喃喃自语的方木原本入无波的眼眸中仿佛带上了星光满是兴奋,“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方木你可以见他,但是他不喜欢黑夜。”老者的声音很轻就像安抚一个耍脾气的小孩子。

“不喜欢…他不喜欢…”方木闭上双眼再睁开时,刚才又些疯狂的少年变得恬静,似这周围的白一般干净纯真。“我想见他。”

“方木,记住他不喜欢黑夜。”老者声音慈爱地再三强调。

“他不喜欢黑夜,不喜欢黑夜…”方木笑着重复然后点点头。

老者关上麦克风,转头对自己的徒弟说:“可以了,记住他的锁一定要控制住不能有半点分心,他太敏感,如果锁不能锁死他会反扑,到那时…又会是另一个世界。”

边局慎重的点点头,“谢谢您,老师。”

“都是命运。”老者叹口气。

边局回来的时候正好人都在会议室做汇报,阿展才说到一半就见边局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呢子大衣一脸稚嫩的少年。“啊!边局。”

邰伟赶紧起身问候,“边局,您回来了!”看到边局身后的少年不由一愣,小子脸蛋好有些婴儿肥,大衣扣的整整齐齐,褪色的牛仔裤卷成九分露出点脚踝,简单的帆布球鞋,看起来就像一个学生文文静静的。“这是?”

边局摆摆手让大家坐下,正打算介绍一下。跟着他后面的方木就先开了口。

“方木。”清朗的声线,阳光的外形,让在场的人都如沐春风。“我是边局的学弟,心理学博士,现以顾问的身份入队帮助办案。”

“哎?!”大家都是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看卷宗再看看方木就懂了边局的良苦用心。

“今后多多关照。”逆着光,方木就像打上了一道光晕,这就是天使吧。熬夜几宿了的众人感受到了上天眷顾。

方木拉了把椅子坐到邰伟身边,转头对还有些晕呼呼的邰伟道:“邰队,我们开始吧!”

我们开始了……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