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方邰】锁(2)

OCC啊啊啊!私设如海沟
别纠结都是我瞎掰的剧情!我就想写这种青梅竹马被无情分开的戏码!别拦我!


会议室

“小米,介绍一下情况。”邰伟转头说道。

小米赶脚放下白幕,给在场的众人讲解这些天收集的情报。

“这一个月以来连续两名死者在家中被杀害。第一名死者曹艳,女,28岁,在一家保险公司任顾问。六月十日7点左右被害人在家地板用自己的血画出一个欧式的魔法阵的图案后因失血过多死亡。二天后,第二名死者关晓晓,女,27岁,在一家外企工作,以同样的方式死在家中。两起案件中出现的魔法阵图经查验是一种古老的祭祀图案,现场还出现了一些黑色的蜡烛和一些不知名材料燃烧的灰烬。”小米介绍完就回位做好等着老大他们各抒己见。

邰伟没开口而是看了看方木,语气带着点不屑。“大专家有什么意见?”

方木明显看出邰伟眼神中的不看好,回以微笑开口道:“犯人女30到35岁之间,离异,有一个孩子,刚出意外死亡,戴眼镜,穿着老旧,学历不错,从事图书管理或者可以接触大量原文书籍的工作。”

邰伟听的一愣一愣,张着嘴等方木说完。

边局先反应过来,队手底下的人吩咐道:“按照方木说的去进行排查。”

“唉!边局,这是什么跟什么?他就看了下图给出的这一堆能作为排查标准!太儿戏了吧!”邰伟拍桌而起。

“被害人死于家中,门没有被撬开或者侵入痕迹,证明凶手和被害人认识至少很得被害人信任所以是女性,被害人大量流血但衣着整洁没有血迹证明被换过衣服是凶手的一种忏悔表现,她在图书馆工作可以接触原文书籍这些魔法阵她学历很高所以能看懂并正确复制下来,她的孩子刚死她想利用这些魔法阵复活自己的孩子,因为这是一个召唤阵。”方木慢慢的给邰伟解释。

“召唤阵,召唤什么?”邰伟被这波解释给说懵了,只听懂了最后一句。

“召唤恶魔,用鲜活的女人换来恶魔交易,给她带来自己的孩子。”方木靠近邰伟故意有些压低声音感觉有些阴冷。

“都什么和什么!”邰伟推开点方木刚才方木的眼眸黑黝黝看的人渗的慌。

被退回原位,方木眨眨眼恢复一片清明,“快的出发吧按这个周期她还得准备祭祀。”

不受影响,是他了。方木见邰伟穿上皮衣,也跟着站起来,“我和你一起。”

邰伟看看他又看看边局见他点头,也没办法一脸无奈的带上个一看体力弱鸡的小朋友出了门。

一上车,邰伟就见方木看着自己的挂件发呆有些莫名。“看什么呢?”

“这个铃铛是…”

“不知道谁送的我看上面有平安两个字就拿来挂车上了。”带上墨镜,邰伟发动车带着方木往绿藤最大的图书馆奔去。

回忆—

“喂,你手上戴的什么?”

“你是走丢的小猫吗?还带铃铛哈哈哈哈…”

“带着他我就可以随时找到你了哈哈……”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