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关周】关宏宇:我一定是表弟!

OCC预警,人设都是为了CP

关周主,带方邰玩!

有小周关描写、黑木在线预警!!

案子都是浮云,我已经把自己写纠结了…

病症是网上查的觉得有些情况蛮像周队而已别学术了哦~一切为CP服务

本篇又名
#关宏宇血泪史#
#那些年碰到的神经病#
#想和哥哥脱离兄弟关系怎么办?急在线等!#





暴雨的日子总是有大事发生。津港又一起入室杀人案,被害人血液被取走,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会议室里也是一片低气压。

“没有可以提取的DNA信息,受害人颈部的伤痕是看起来是过长的犬齿印记。”高亚楠对着这样一个被害人也是很无奈。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夜访吸血鬼?”小汪开着玩笑。

“吸什么鬼!扯淡,别那边自己吓自己。”周巡有些头疼看着几个小的在那边交头接耳的一脸兴奋讨论。这群小孩子都在想些什么啊!“老关,你说说他们。”

才觉得气急败坏待的周巡很有趣,没怎么听报告的关宏宇就听到他耳朵里哥哥的回答。“咳,现在这个案子很多媒体大众都在关注,你先派人稳定住民心不要传遥。我们按照常规程序分析动机筛查。”

“先这样吧……”周巡被安抚住情绪,虽然面上还有些不耐却也是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工作。

两人都没想到过了一晚上这个案子就变成了并案侦查。

“怎么回事?”关宏峰看着周巡。

周巡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上面说是绿藤市那边有类似案件,一直没抓到凶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绿藤市那边觉得可能是凶手蹿逃到了我们这边所以派人过来联合破案。现在人都到了。”

“先去看看。”见周巡把头发扒拉一团,关宏峰看不下去拍下他的手,大手隔着手套把周巡乱飞的头发顺平。“有点队长的样子。”

有些尴尬的抓抓脸,周巡笑嘻嘻地就和关宏峰下楼接人。留下一众小的站在走道上瞎眼睛。关队和周队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这黏糊劲让人一时接受不能啊!

等见到楼下来的绿藤市警员,一众人更不淡定了。看看周巡看看对面的人,心里骂娘,这周队竟然也是双胞胎啊!

对面的人拿着墨镜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周巡,直到车内一个声音传来打破沉默。

“怎么了?邰伟。”从后车厢拿出行李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书生气的小年轻,他先是看了看邰伟又看到周巡一愣随后有笑了。“人有相似。”

这已经不是相似了吧!众人心中腹议。

“你们好,我们是绿藤市那边过来的我叫方木,这位是我同事邰伟。”介绍了一下方木算是打了招呼。

周巡还是没反应,关宏峰倒是先惊醒,声音平静的和方木说:“你好,这位是我们支队的队长周巡,我是支队的顾问关宏峰。”

四个人就这么走回了会议室,惊了一路人。到了会议室还在热烈讨论的众人突然就鸦雀无声了。

还是方木先开的口,他轻咳一声吸引大家注意。便简短的介绍了一下自己和邰伟,从背部里拿出厚厚一叠卷宗。“我们不如先探讨一下案情。”

案情重合的地方很多,方木肯定了这一次的并案侦查是正确的。虽然一大部分人都没听,眼神就在周巡和邰伟身上游走。大家都有一个疑问:周队原来是双胞胎吗?

方木见邰伟就顾着看对面的周巡了,心里有些不爽,走到邰伟身边掐住他下巴把他脸转向自己。“你听清了吗?邰伟。”

“啊?木木你说我会不会有个双胞胎的兄弟我不知道啊!”邰伟望着方木满脑子浆糊。

“什么双胞胎兄弟,你就是家里独子,小心阿姨听到打断你腿。”方木被起笑了,揪了一下邰伟的胡子,让他别想七想八。

对面的人见两人动作自然暧昧,似是想起什么望向周队和关队,果然见两人略有尴尬的看着方木他们。

关宏峰收心,为周巡把接下来的事情安排清楚,叫周舒桐带两人去法医室看看死者,自己拉上周巡去了队长办公室。

“老关…你说我妈会不会……”周巡有些为难说话吞吞吐吐的。

“人有相似。”关宏峰借用方木的话安慰周巡也是平复一下自己。

“我说老关你和你弟弟有那么相似吗?”周巡突然问道。

有,白天夜里两个人你都分不清。“不会,双胞胎又不是克隆。”

两人的话题终止于此。只是下午走访的时候跟屁虫变多了。几个小崽子老是往他们跟前凑,想近距离比较一下周巡和邰伟。

邰伟倒是恢复的快,去了法医室回来见周巡就没有那么尴尬了,跟着方木该干嘛干嘛。

关宏峰晚上做交换的时候和关宏宇说了周巡和邰伟事情叫他不要太关注免得露出马脚。

“哥,真那么像?和双胞胎一样?”关宏宇大大咧咧反而觉得有趣。

“别贫,自己小心点。”

关宏宇见到邰伟还是忍不住打量,真的一样啊!再见到周巡时便有些好笑,像炸毛的猫,伸手拍拍周巡果然就是一碰跳老高。

方木盯着他们看了看,勾了下唇角。

“邰伟。”方木招呼在看资料的邰伟。

“木木?”听到方木叫他,邰伟赶紧放下资料走过去。

方木在邰伟耳边低语了几句,邰伟先是一愣,然后摇摇头,最后无奈的看了方木一眼,点点头出去了。

过了一会周舒桐拿着技术部那边的资料来找关宏宇,关宏宇和她出去后,方木笑着走到周巡身边,问他。“周队,这边有抽烟的地吗?”

转头正打算告诉方木,对上方木的眼睛,周巡就不太记得了。等周巡醒过来发现人在办公室有些莫名其妙。

半夜是周巡送关宏宇回的家,到了家门口周巡非要说今天晚了不回家在自己家窝一晚上,免得明早还要费事接他。

关宏宇扭不过周巡,只得答应但是叫周巡去找个停车位把车停好,周巡听话的去了,关宏宇赶紧给关宏峰发短信。

关宏峰揍死弟弟的心都有了感觉弟弟在报复自己前不久让他在天台吹冷风。

我知道了。

哥,等我们进门你要不去酒吧那边。

无碍,我会安排。

清理好房间,关宏峰独自去了天台。等周巡进了门他却没走,坐了一会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

珍惜的东西不抓住就会变成别人的。

突然想起白天方木在他身边和他说的话。

“关队,我听说了你的案子,你说双胞胎会不会有心灵感应?我是学心理学的别介意我就随便问问…如果有,那么世界那么多双胞胎案例中双胞胎因为染色体基因完全相同,接触同一个人,审美也大致相同。”

关宏峰突然有些慌了,跑下楼想也没想冲到了家门口,进门开灯就见一地散落的衣服。皮服、白色的T恤、风衣、围巾…关宏峰脑袋里炸开了花,那时候什么案子都没有了,疯狂的冲到卧室开门就看到昏暗灯光下光裸的背。

床上的那张与自己一样脸的人听到了动静望过来。关宏宇见到自己哥简直像见到救星,也没注意自己亲哥的脸色。

“哥、哥,帮、帮忙啊!”

帮忙?他现在就想打死关宏宇,为什么要碰他,为什么要用他的身份去接近他,很多阴暗的念头在关宏峰脑海里划过。不过关宏宇接下来的话把他思绪拉了回来。

“哥!周巡有点不对劲,你快来帮忙啊!”

关宏峰这次注意到他进来那么大动静周巡却只专注于关宏宇并没有回头看他,再听关宏宇一叫,理智回拢冲过去用被子包住周巡拖到了自己怀里。

周巡被人抱走本来还在挣扎看到关宏峰突然就不动了闭上眼睡了过去。

只穿着黑背心和裤衩的关宏宇半坐起身,掰掰手腕上的手铐。“哥,快看看钥匙在哪?”

关宏峰没动,望着关宏宇冷冷地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本来还好好的周巡突然对我出手我还以为暴露了,这孙子直接给我上阴的还拿手铐铐我,之后、之后…”说到这里关宏宇有点不好意思,回忆起刚才挣扎时入手的肌肤有些飘飘然。

“之后怎么样?”看到关宏宇一脸想到什么的贱笑,关宏峰心往下沉了几分。

“之后他就开始脱衣服!脱完了自己脱我的,把我给拖到床上就这么压着。”想到压住自己下身的臀部,关宏宇感觉下面有抬头的趋势赶紧换了个动作。“他就压着没动作我感觉有些奇怪看他眼睛好像是没有焦距。”

关宏峰咬牙问道:“晚上那个方木和他接触过吗?”

“方木?没有啊!”关宏宇想了下摇摇头。

“你一直和他在一起?”关宏峰又问。

“是啊!…嗯中途那个周舒桐找我去了一下技术科。怎么了?哥,那个方木有什么问题吗?”

“他是学心理学的。是绿藤那边招的特别顾问,主攻犯罪心理学和催眠治疗。”想到打听到的方木生平和他对自己说的一些话,关宏峰知道他们暴露了。

“那不是和那个韩彬一样?”

“他更敏锐,而且我感觉他似乎有些诡异。”关宏峰想起他谈论案情时那种仿佛当事人的犯罪还原方式有些皱眉。“他似乎没有是非观。”

“他难道是心理变态?”关宏宇想到他身边和周巡长一样的邰伟有些慌。那么好的人不会被骗了吧!在他心里张着周巡这张脸的都不会是坏人。

“邰伟就是他的是非观。”

“啊?”关宏宇一脸你能说点听得懂的吗。

“他在说话的时候会看邰伟,似乎在从邰伟的细微表情来看说话是否合适。”关宏峰头疼的把钥匙甩给关宏宇。“你去酒吧过夜,我陪着他。”

“啊…好吧……”捡起衣服关宏宇看了眼在他哥怀里的周巡心里有些不快一闪而过。却还是听话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出了门。

听到关门声,关宏峰才慢慢松开些力道,把周巡放平躺好,关宏峰考虑了一下自己脱掉衣服钻进被子,手指顺着周巡的发根轻拂到发梢。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也是你和我。

酒店房间,邰伟洗澡出来就见方木趴在床上玩手机。

“木木,早点睡。”邰伟吹着头发,没注意方木已经放下手机斜躺在床上看着自己。

“邰伟……”

“嗯?”热风吹的邰伟有些困倦。

“…没事,早点睡。”方木把想问的话吞下去,卷起被子睡下。

吹风的声音停了,方木听到邰伟脚步声靠近停在自己床边。

“别玩的太过。”

方木一把拉住邰伟拖上了床压在身下,脑洞靠在邰伟胸膛上说话有些闷闷的。“我只是想帮忙。”

“木木,如果在意没什么是分不清。只是不想说穿罢了,”

“你知道了。”这真是邰伟式的温柔。

“嗯…”若有若无的应了声。

方木有些气恼的一口咬在邰伟胸口,邰伟疼的一呲牙。“小子松口!”

看着自己留在胸口心脏位置皮肤上的牙印,方木笑的像个孩子。“所以你也喜欢我,不然不会和我…唔…”

方木接下来的话被邰伟脸红的一把捂住。“闭嘴吧你!让他赶紧出来帮你收拾烂摊子。”

舌尖在邰伟掌心舔过,邰伟赶紧放手,方木直接吻了过,不急切很是温柔的吻。“你说他明天会不会挨打?”

“那明天还是你吧。”邰伟笑眯着眼打趣。

一瞪眼,方木气鼓鼓的小圆脸。“你都不心疼我!”

“自己作。”邰伟翻了个白眼。

方木一拉被子盖住两人,他觉得要为明天的自己拿点慰问。

第二天打着哈欠把方木提来警局继续参与调查。邰伟四下看看没看到周巡和关宏峰有些好奇的询问。

“师傅请假了,关队给他交假条去了。”小汪含着个棒棒糖还口齿清晰的交代。

没一会关宏峰就回来了,看到方木脸色很不好眼神就像刀子。“方顾问有些事情想问一下你。”

“哦…”看了关宏峰一眼,方木兴趣缺缺的和他去了队长办公室。

关上房门,关宏峰冷着脸问:“你对周巡做了什么?”

“你这表情我还以为是你弟得手了。”方木拿出一根烟点燃。

昨天的那一幕让关宏峰怒气冲到极点,他一把抓住方木的衣领眼神冰冷暴怒。“别玩花样。”

方木盯着关宏峰的眼睛,黑色的眸子就像无底深渊让关宏峰压抑在冰冷面容下的暴虐展现出一丝端倪。关宏峰感觉一些疯狂的念头在脑中闪过,下一秒松开方木退后几步稳定下情绪。“你催眠我!”

“啧,你的意识不太好侵入啊,保护的不错。周警官就不一样了,神经紧绷稍稍一碰就会崩塌。”整理了下被拉皱的衣领,方木淡然的说。“你弟也蛮有意思的,像个小朋友喜欢就去欺负别人。”

方木的话让关宏峰心中的不安确定了。从小到大一直让着弟弟,但是只有这个他不想让也不能让。

案子没有什么进展,关宏峰按时下班回得家,他早上出门的时候给关宏宇发过短信说周巡在家里叫他暂时不要回家。进门的时候看到关宏宇坐在沙发上抽烟他不免有些气恼。这弟弟越来越不听话了。

“哥…”关宏宇见关宏峰像没事人一样挂好钥匙换鞋走进来,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是和你说今天不要回来吗。”关宏峰走过沙发去厨房倒了杯水。

“你…你把周巡铐在家里这是要干嘛?”偷溜回家的人看到床上双手被铐嘴巴被堵住的周巡整个人都惊了。

“我和他有些事情需要商量。”拿着水杯关宏峰进来卧室,被挂了一天滴水未进的周巡看到他想跃起来却被手铐限制又摔会床榻,眯起的桃花眼中满是愤怒,但是关宏峰还是找到了一丝慌乱。果然已经知道了啊。

“喝水。”关宏峰拉下封住周巡嘴的领带,领带因为唾液早就湿呼呼的了,关宏峰把领带放到床头柜上,水杯已经送到了周巡嘴边。

周巡跟了关宏峰这么久他什么表情什么心情一看便知道。原本的暴躁都消散了,他知道我知道了。周巡心里叹气乖乖地喝着喂到嘴边的水。

一个慢慢喂一个默默喝,这一幕怎么看怎么碍眼。关宏宇靠在门上心里的不爽扩大了几分。“现在是什么情况?”

诡异的气氛被打破,床上的两人望向关宏宇沉默了一下,关宏峰先开了口。“知道的人够多了。”

“那我们这样换来换去有什么意思!现在周巡也知道了那他把案卷给我们看吧。”

“那案卷已经没有意义了。”周巡坐起来一点靠着关宏峰给他竖起来的枕头道。

“什么意思?”关宏宇有些转不过头脑。

“这个案子是被人用来陷害你哥的。你哥跳出了局以另一种身份入局才能打破他们的壁垒。”周巡话里的信息量让一向不动脑子的关宏宇整个人听的一愣一愣。

周巡有些好笑的看眼关宏宇,和关宏峰一样的脸露出如此傻逼的表情也是蛮有趣的。“不穿官皮,不受约束,才能另辟蹊径。”说完又去看冷着脸的关宏峰,就像猎犬找到了猎物想得到主人的夸奖。

“所以你们俩才是一伙,哥,你拿你当亲哥你拿我当表弟是吧!”关宏宇火大,冲过去一把抓住关宏峰的衣领把人拉拽起来。

周巡想阻止手一动又被手铐限制住,只能对关宏宇大吼:“你哥不知道我早就分清你们了!”

“分清?你真的分的清那你昨天为什么…”关宏宇想到昨天周巡的表现更是来气。

“够了关宏宇!”关宏宇接下来的话被关宏峰打断。“方木混淆了他的记忆。”

“方木?”想起关宏峰给自己说方木是一个催眠心理专家,关宏宇望向周巡的目光就有些不甘。“那为什么每次晚上他都不躲开我!”

“内鬼。”周巡有些心虚,对关宏宇他也是存在着利用,利用他对自己的亲密让有心人把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努力抓他的小辫子这样关宏峰就能从监视中透出气来。

真话总是如此伤人。周巡是真狠啊,为了他哥什么都能做的出。“呵,真是我哥养的一条好狗。”

“关宏宇!”关宏峰打开他弟弟的手,不想他再说出些伤人的话。“你需要冷静。”

“我冷静?我怎么冷静!你们把我耍的团团转还叫我冷静!”最亲近的人和想亲近的人的背叛。

“你多久没见高娅楠了?”关宏峰突然问了一个不沾边的问题。

关宏宇就像一个吹涨的气球没捏住一下子泄了气。“我、我和她…半个月…半个月吧。”关宏宇躲开关宏峰的眼睛,有些东西变了他在逃避。

“她为你付出的太多,别辜负了。”关宏峰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接通了,直接塞到关宏宇手中。

“喂,娅楠…”关宏宇知道自己的手在颤抖,他哥太狠也太了解他。“我知道了…好,一会见。”

“你该走了。”关宏峰的话就像一堵墙把关宏宇推出了这个圈,没有门没有窗再也进不去。

一直到关宏宇出了门,周巡都没发一句话,房间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最终还是周巡投降。

“对不起,老关…”接下来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掩埋在一个熟悉的气息中。阔别多年的吻,令人心安的味道,关宏峰。

接下来的事情便顺理成章,床上的人压抑的声音,紧致的肌肤,内部的炙热都令关宏峰疯狂,留下的印记深的渗血。等热情冷却下来关宏峰抱着周巡躺在床上回想起方木的话,认为自己有些卑鄙。

“周队这人蛮有意思的,双相情感认知障碍,隐藏的不错,如果他不那么过分依赖关队你还真难发觉。你是哪里捡到他的?也是难得这类型没选择自杀还活奔乱跳的。”方木的话让他做了这样的决定。他和周巡没有退路了,至此成为拉住狼犬的锁链。

案子最终还是破了,方木在和邰伟离开的那天天已经半黑。方木让邰伟先把车开来,自己站在大门口和顶着关宏峰身份的关宏宇说话。

“在错误的时间相遇,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有趣。”方木的话让关宏宇身子一僵,拍拍关宏宇的肩,方木走下台阶回头笑着叮嘱“你们要面对的敌人很强大,别拖了后腿啊。”

白天和黑夜还在继续交替,为了他们心中的正义…




评论(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