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大小关周】周巡: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发展!

继续我的对话标题!
人物是演员的,OCC是为了过节

CP:大小关X周巡
私设小关没和法医姐姐在一起,时间也是小关案子完结后。全程OCC甜月饼!来让红心满满,蓝心爱爱
-
-
-

周巡在苦恼,他觉得最近关家两兄弟对他的态度很是奇怪。关宏宇的案子结案后,恢复身份的两人开始频繁出现在支队,关宏峰说是继续做顾问帮助破案,没案子也来报道比正经上班的还勤快。关宏宇说是反正没事来开小灶学习一下,顺便慰劳下累成狗的穷苦大众。

“周巡,你把上次我买的猪肉铺放哪了?”关宏宇穿着和关宏峰一样的衣服又混进了警局,自然熟的在周巡办公室翻上次网购的零食。

“妈的!关宏宇你又整什么幺蛾子,门卫是瞎吗!”

“哦,没你瞎。”关宏宇嘲笑周巡到最后才知道哥俩互换身份。

周巡抽起桌上的书就拍关宏宇,这是他职业生涯的污点。“看把你能的!智商都给了你哥,不是你哥和你说你能知道怎么破案。”

“你这么说我可不服,江州那次可是我全程服务到位。”关宏宇躲了几下,见周巡还是不住手便出手抓住周巡的手腕把人拉近些看着他一脸严肃的道。

“呵呵,为了开智商还学人家上吊。”周巡继续嘲笑,被抓住的手上书一放另一只手接住继续往关宏宇脸上招呼。

这距离打上可痛,关宏宇只好放手快速退开些距离。“那也是我破的!”

“开光了吧。”周巡其实也没真气,看关宏宇死要面子的有些好笑,桃花眼都笑眯了让关宏宇看的愣神。

妈的,周巡这招子真是勾人。关宏宇和周巡对手那么久一直觉得这脾气暴躁追着自己归案的周大队长那双眼睛特别的魔性,长久直视总让人有一种被之重视的错觉。对周巡的眼睛很有好感的关宏宇着迷的看着周巡,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下捧住他的脸,嘴唇靠近他的眼睛。

被捧着脸的周巡看着越来越近的脸,整个人僵住,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

“啪!”一声推门声让两人回神。周巡回神挥开关宏宇望向门口就见装扮和关宏宇一摸一样的关宏峰。

关宏峰的声音冷冰冰的对关宏宇道:“谁准你翻我衣柜的。”

“以前还是直接穿你身上的咧,现在计较这些。”关宏宇见他哥来了,知道今天估计不能得手了,拿起猪肉铺摆摆手出去喂那群小兔崽子。“我去代领导关心一下基层人员。”

关宏宇路过关宏峰身边时被他哥轻声提醒了一句。“别太急。”

“啧。”狠咬了一口肉,关宏宇一脸不开心的出了办公室。

“老关,你总算来了!你也说说关宏宇他老这样来来回回支队被领导看到了多不好。”见到关宏峰就主动降低姿态的周巡,开始给老领导打小报告。

“当初我回来已经和顾局谈妥了。”能力强的人就是有特权。

“嘿,不愧是老关。”周巡习惯的拍马。

“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关宏峰见周巡这般讨主人欢心的小狗样,心情更好了。

“啊?吃饭…行!”对吃的完全不拒绝的周巡马上就答应了。

于是就有了晚上和关宏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在厨房忙碌的关宏峰投喂的这一幕。

虽然人在客厅,心思却老往关宏峰那边飘。哇!老关亲自下厨,还不是面条。感觉自己要上天的周大队长。

“啊。”

“啊?”周巡听到耳边声音也跟着啊了一声,才张开嘴就被塞了一块苹果。嚼…还蛮脆的。等等刚才关宏宇洗手没啊直接拿手喂。回头瞪视就见关宏宇拿起一块丢进嘴里,还一点不讲究的舔舔手指头上的水果汁。“你洗手没!什么都往嘴里放。”

被怼的关宏宇觉得周巡这脑子永远和别人脑回路不一样,重点是洗手了吗?撩人的感觉一点没有。“洗了洗了,说的你有多讲究似的。”

“过来端菜。”关宏峰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打断两人又要开始的互相嫌弃。

等菜全上桌,几样家常菜一份打包的烤的金黄油腻的烤鸡,周巡已经乖乖坐好吸着口水啦哈子等主人吩咐开饭。

“吃吧。”关宏峰觉得有趣,就像只训练有素的警犬主人不发话再想下口也忍着。

收到答复周巡就开始风卷残云的扫荡食物,碗里的食物都不用自己夹,想吃点啥都被关宏峰先一步给放入碗里。关宏宇在一旁扒饭这个时候就觉得当年自己不好好学习微表情的苦闷。

“你是饭桶啊只吃白饭。”周巡见关宏宇盯着自己碗里的烤鸡怨念的眼神有些好笑,主动分了一块到他碗里。

什么负面情绪都被一块烤鸡冲没了,美滋滋的咬了口肉,关宏宇觉得这白米饭吃的不亏。

一顿饭吃完周巡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了,摊在沙发上剔牙。关宏峰把关宏宇赶去洗碗,给他泡了杯茶放在面前。“消食。”

“嘿!还是老关你讲究这养生的。”说完就拿起来喝了一大口。关宏峰还来不急提醒他烫,周巡就呸呸的吐出来。“烫、烫…”

关宏峰赶紧抓住他下巴把人拉近,拿了一张纸给他擦擦嘴。“张开我看看。”

周巡听话的张开嘴。“肿么?”

“舌头伸出来。”

关宏峰盯着乖乖在手中没什么防备的张着嘴吐舌头的周巡,有些深思,周巡这厮是不是傻。

在他考虑要不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一只手拿着一块冰就塞到周巡嘴里。

“嗯!”冰块缓解了疼痛,周巡含着冰块眨巴了下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两人间的关宏宇。

“你这什么都直接往嘴里放,总有天要出事。”关宏宇又对周巡开嘲。

“嗯嗯嗯。”含着冰不好开口的周巡用肢体语言表示不满。

“是该管下你的嘴。”没想到关宏峰也附和起来。“犯罪现场的东西都往嘴里丢。”

周巡把化了大半的冰块吞下,反驳道:“又没坏,不吃多浪费。”

“你!”关宏宇觉得周巡这小习惯自己没法整治对他哥使眼色。

“要是些脏东西混进去了怎么办?”关宏峰语重心长的道。

“我鼻子可灵。”周巡无所谓畏惧。

“是吗,周警犬。”

“关宏宇!你是不是要打架!”

才窜起来就被关宏峰一把拉住又坐了下来。“闹什么,你们俩想拆房子。你碗洗完了?”

被亲哥当佣人的关宏宇给周巡一个“你小子等着”的眼神就灰溜溜的回厨房继续和碗碟奋斗。

“你还是自己注意点,哪天把物证吃了就等着娅楠给你开膛破肚。”

说起和自己平级的法医主任高法医,周巡也得怂,那女人嘴可刀子了。“知道了,知道了。”自己吃了这么些年也没出过事,周巡心里还是无所谓。

flag不能乱立,于是等那天周巡嘴贱吃了现场水果后,被关家双胞胎提留回家自食恶果。扶着腰哀叹自己一去不复返的贞操,周大队长终于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是个什么意思了。

可喜可贺!











评论(1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