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一八#哨向)狐假虎威 叁



设定防雷:
佛爷哨兵—东北虎
八爷向导—耳廓狐(私设八爷命齐恒)
佛爷性格喜怒无常碰到八爷就会变成苏气满满的明骚,八爷平时和吉祥物一样卖萌其实性格狡猾。真的OOC预警哦写不好剧里面的人设只能自己加成!食用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哦!!!

小满打听到这是队来自东北的虎狼之师,据说在东北都是以一敌百的人物,领头的说是姓张叫张启山在东北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东北来的又姓张不会是那个神秘的张家人吧。想想齐恒的头就痛。这精神体也是不省心的从小激发出向导特征拥有精神体开始齐恒就发现自己精神体异于常人,别人家精神体都是跟着宿主没有宿主命令是不会独自离开宿主太远,而自己的狐狸一眨眼就飞了,不遛弯累了都不回来。所以长沙九门小的时候就经常看见一个戴着大眼镜的小娃娃天天从一门到九门的串门子,其他人都道这八门的小当家是个人精这么小就知道要联系九门关系熟不知小齐恒只是上门找自己的狐狸。
“看来这张府还是得去了…”要不干脆拉上老九,他主意多也能见机行事。
想来就急急忙忙的跑去解九的解语楼。

解语楼内九爷正在研究新得的棋谱便被管家告知八爷来访。见到慌慌张张往里走的齐恒笑道:“八爷,来着你家狐狸啊?不巧今儿不在我这。”
齐恒沙发上一坐,牛饮了一杯管家上的茶,皱着眉头说:“不是这事!我问你那新部防官你了解多少?”
解九眉毛一挑,“哦,是个狠角。”
“就这?”这可不是解九的作风,不是要连人家老底也要扒出来吗。
“哦,据说脾气不好。”
“脾气不好!”
“哦,因为是黑暗哨兵吧。这类人你也知道顶个都是实力雄厚脾气暴怒的。”
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九、九爷啊…”
“哎,你到底怎么了?”看这样子天要塌了似的。突然想到八爷老是满门找自己的狐狸微微一愣,不是吧。“你…你的狐狸…”
“别说了,你快给我想想招啊!”
“这…要不你备点礼上门先看看情况?”
“你和我一起!”死也要拉一个垫背。
“别啊,我刚从下面回来精神不济头疼!”说完便开始揉太阳穴。
你装的太假了吧!刚才还在边看棋谱边算帐,齐恒一脸控诉。
“要不你去找找二爷?”
二爷他就看着我的狐狸被叼走的找什么找。齐恒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在沙发上了。
“其实你也没必要这么担心,这张家人来了估计九门要有变动,到时候必然会被召集一次聚会,看你现在精神头你的狐狸应该没大碍不如等一等。”精神体链接着宿主,宿主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就证明精神体完好,解九觉得没必要那么着急。
“我给自己算了这次是大凶啊!”
你哪次不叫着大凶的。解九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还是软声劝着齐八爷莫慌张乱了阵脚。

那头张启山带人入了张府便叫张副官下去安排事宜,自己带着老虎和狐狸回卧房,一路风尘仆仆是该清理一下自己了。
等他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披着件浴袍出来就看到自己的老虎把叼着的狐狸的放在前爪间按着不让它跑,大舌头伸出来开心的给小狐狸舔毛。
虽然精神体不是真老虎没那么多口水要不这么只小狐狸早被舔的湿乎乎了,但是这舔法还是吓得小狐狸吱吱直叫。
“你吓到它了。”张启山眉头微皱似乎对狐狸的惨叫有点头疼。
“嗷!”老虎见宿主发话只好停下却没放开狐狸而是把它拢拢抱到怀里压着打了个哈欠似乎准备休息。
张启山见消停了擦擦头发准备上床休息一下,几日赶路让他有些暴躁。

天麻麻黑张府围墙外一个背街的角落就见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爷,这不太好吧。”
“你小点声!过来蹲下。”
“可以爷这满院子的都是兵你一个人这么进去要是发生个什么事。”
“呸呸呸,你小子就不见爷好是吧!哪那么多话。再说兵多怎么了,你八爷我可是向导屏蔽个感官还是小意思。”齐八爷怎么说也是个向导优于哨兵的精神力也是很来事的。“快点过来,我早点完事,要…要真有点事你就去二爷府上。”
小满脸上都是不赞同但纠不过自家八爷只好乖乖地蹲下当踏脚。
两人并不知道他们这行动早被二楼一双眼睛收入眼底。
尽然自己跑来了还真是个妙人。张启山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眼睛里却有一丝笑意。
摆摆手让好奇看他的亚安静,张启山又回到床上躺好,闭上眼准备着迎接这一份意外之喜。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