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一八#哨向)狐假虎威 肆

我要开心的OOC^_^


设定防雷:
佛爷哨兵—东北虎
八爷向导—耳廓狐(私设八爷命齐恒)
副官哨兵—苍鹰
佛爷性格喜怒无常碰到八爷就会变成苏气满满的明骚,八爷平时和吉祥物一样卖萌其实性格狡猾。真的OOC预警哦写不好剧里面的人设只能自己加成!食用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哦!!!

躲开巡逻兵,齐八爷精神壁全开好不容易到了庭院里一棵歪脖子树旁。
一边庆幸自己虽然武功全废好歹从小找狐狸找出的爬树本事还在。便利落的爬上了树,小心的落到了二楼的阳台上。轻轻地推开落地窗,因为月光的照射房间内并不是一片漆黑模模糊糊可以看清房内的情况。
房间里很简单的布置,齐恒一进来就吓得到瞪大的眼。
那沙发上的老虎怀里的小东西看的真眼熟!
似乎感觉到宿主的到来小狐狸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窗口爬进来的齐恒。
我的祖师爷哦!真是他那不省心的狐狸的,这都睡到老虎窝里了,胆也太大了吧。
狐狸没动它也不太敢动它现在可是在这只老虎肚皮底下。
齐恒眨眨眼外放出一丝精神力链接到自己的狐狸让狐狸形态漫漫消散。好不容易把精神体回收正打算灰溜溜的原路爬走却发现窗户好好的关着。
一瞬间齐恒背后都出汗了。他、他进来的时候没随手关窗啊!
“竟然半夜到访便是有要事,何必连主人面都没见就急着走啊齐八爷。”张启山一手撑起半躺在床上有些好笑地看着还趴在地上抖着的齐八爷。
“呵呵!张长官这半夜到访本就是唐突,就不必久留了,在下告辞改日再登门拜访。”站起身一拱手齐恒就准备跑,却被一只绿幽幽的虎眼盯住拦住了退路。
似乎欣赏够了齐恒的囧态,张启山下了床改坐到室内的沙发上,打开了灯拍拍身边的位置道:“正巧鄙人初来乍到很多地方还不懂,剧问齐八爷神算之名八面玲珑不如和我说道说道。”
我不想说我想回家!但是齐恒也只能想想一人一兽两双眼睛盯着自己。要被自己家狐狸害死了!磨磨唧唧地靠着沙发边缘坐下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齐恒开口道:“听闻张长官的事迹想来这长沙城日后会更好更牢固。”
“噢。”张启山忘椅背上后靠本来就因为睡觉而松垮的蓝色睡衣敞开的更大,连腰上的腹肌都隐隐露出了一些。
哇!六块腹肌啊。齐恒决定张启山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勾引自己,全身散发出一股子苏气。齐恒开始坐立不安,这才发现他们一个哨兵一个向导久居一室而且还这么晚了,这怎么看怎么要来事的节奏啊。
“怎么八爷这是嫌坐的不舒服,那要不我们躺下秉烛夜谈也是可以的。”张启山怎么看怎么觉得像炸毛小狐狸般的齐恒很有趣就想再逗逗他看他会不会对自己挥爪子。
流氓啊!齐恒已经在心里大叫了起来。从接管八门到现在就算八爷是个向导也从来没人这么调戏过齐八爷。“张、张长官!我、我觉得今天真是太晚了打搅你休息了,在下告辞!”说完也不顾张启山和老虎了撒腿便冲出了门一路跑出了张府。
张副官靠在卧房的门边朝房里看了眼就被沙发上满脸笑意的张启山吓了一跳。
“长官!”
“明早你去库房把我前些日子找来的那块老坑玉带上,吃完早饭便随我去齐八爷的府上。”张启山起身准备再睡一会。“对了让你的苍鹰继续看着齐八爷如果看到他离开就让城门的士兵拦下他,别让他跑出了城。”
“是!”张副官领命下去了。
张启山回床上便看到亚整个横躺在床上很不开心的样子。
“下去。”
“嗷。”你把我的玩具弄没了。
“明天你就能看见了,现在给我滚下床。”张启山把亚赶下去拉了被子睡下。脑子里却总回想齐八爷那颤颤巍巍爬在地上的样子,真是好久没见过如此有趣的人了。
“长沙九门……”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惊喜再等他。
夜更深了。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