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一八#哨向)狐假虎威 伍



设定防雷:
佛爷哨兵—东北虎
八爷向导—耳廓狐(私设八爷命齐恒)
佛爷性格喜怒无常碰到八爷就会变成苏气满满的明骚,八爷平时和吉祥物一样卖萌其实性格狡猾。真的OOC预警哦写不好剧里面的人设只能自己加成!食用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哦!!!

齐恒一晚上都没睡好,精神体也不敢再放出来,本来他是要趁夜跑路的还没出门就看到门口停着的一只雄赳赳的苍鹰就默默地退了回去,这位拦路佛是不想让自己出城了。
没睡好的后果就是早上小满咋咋呼呼的来叫他的时候他还趴在床上拱被子。
“八爷!八爷起来了有客人找您!八爷!”
“不见不见!今日大凶不开门…”
“唉!八爷不是啊,那个人是哎呦!”小满话没说完眼前一花就见一只庞然大物一下扑上了床上抱着被子抱一团的八爷。
“哎呦啊!”齐恒被这突然一下感觉现在不只是头疼是整个人都痛了。
“齐八爷,这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这是晚上做贼了。”
那熟悉的如同噩梦的声线吓得齐恒一颤,偷偷地掀开一点被子就看到张启山已经自顾自的进了房。
“嗷!”齐恒手一抖没抓紧被子就被身上压着的大老虎咬着掀了。
张启山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只着单衣的齐恒,眼里似乎有点不满。“瘦了。”
哎呦!流氓啊。齐恒慌张地拉回被子像个被人看了隐私的黄花大姑娘。
一直被这一系列事情吓得呆愣的小满总算回神。“这、这位爷,八爷这还没起您看要不你去前厅等下。”
对啊,快出去出去!齐恒在心里附和。
没想到张启山却不按常理出牌,一下就在房内的八仙桌前坐下,倒了杯茶看了身边的副官一眼。
张副官很懂这套路,笑眯眯地就把呆愣愣的小满拉出了房间出门的时候还顺便带起了房门。
“现在八爷可以更衣了。”
大老虎见齐恒没动作有点急便又爬上床去拉齐恒抱着的被子。
“别、别啊……”那颤抖的声音让张启山心头一跳,抬眼看着床上的齐八爷。
齐恒没有带眼镜,那双大眼睛因为老虎拉被子的动作被吓的睁大,眸子黑亮亮的似乎一湖水映下的星辰很是漂亮。
张启山嘴角一扬,心情突然明媚起来。放下茶杯走到床边坐到床沿挥手赶走亚,笑着握住齐恒抱住被子的手。“还是说齐八爷想要鄙人帮你?”
“啊!”齐恒大叫一声一把推开张启山,风一般跑到一旁的屏风后面。
张启山被一推便顺势斜躺到床上有趣的看着屏风后的人慌慌张张地换着衣服。
换好衣服的齐恒偷偷的从屏风一角探出头看张启山在干嘛。就看到张启山和他的那只老虎占领了他的床斜躺着的张启山看他探出头还对他扬了扬眉嘴角带着笑。
命里大凶啊!
九门齐八爷感觉自己已经被个大家伙盯上了,安稳日子仿佛在和他挥手说再见。

红府
二月红接住红雀带回来的信微微一笑。
“哥,发生了什么好事?”二爷的夫人端着碗面进门。
赶紧接住夫人的托盘,二月红笑着说:“这八爷终是碰到克星了。”
“唉?”丫头看着二月红似乎蛮感兴趣。这齐八爷可是长沙九门一个闹腾的主,不是偷五爷的狗就是挫穿九爷的棋局,让九门对他又爱又恨的,这是碰到了铁板?
“且等日后。”搂住丫头二爷笑的开心。他可想不到日后收了八爷这闯祸精的大佛却是更大一个闯祸精。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