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一八#哨向)狐假虎威。 陆

设定防雷:
佛爷哨兵—东北虎
八爷向导—耳廓狐(私设八爷命齐恒)
佛爷性格喜怒无常碰到八爷就会变成苏气满满的明骚,八爷平时和吉祥物一样卖萌其实性格狡猾。真的OOC预警哦写不好剧里面的人设只能自己加成!食用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哦!!!

长沙城新来的部防官一大早就拜访了九门的下三门之一的八门!
这个八卦才几个时辰便传遍了整个长沙城,而当事人的两人正坐在八爷香堂里大眼瞪小眼的吃着早饭。
“八爷这是要看着我下饭?”张启山吃个饭都不忘调戏一下齐八爷。
果然齐八爷就炸了毛。“你、你自作多情!”
“那就快吃吃完了我们还有事。”早就吃完了两碗粥三个鸡蛋一块大饼的张启山觉得自己半饱便停了筷。
“我、我们?关我什么事!”不用算也知道不是好事。
“哦,八爷不是向导吗。”
“向导怎么样!向导就不能是九门之人了吗!我就算是个向导也没有人胆敢动我一门!”作为九门唯一的向导八爷对自己的属性也是很在意的。
“没说你是向导不行。”张启山觉得齐恒这个样子真是有趣但也知道再撩下去齐恒可真要翻脸了。“就是因为你是向导在其他几门都有薄面所以在下才想和齐八爷一起拜访一下余下几门。”
这个马屁拍的不错,齐恒感觉舒爽了。“那是!不是我自夸这九门各有规矩也就我能在九门之中来去自如。”
“那拜访九门之行就拜托齐八爷了。”挖坑。
“没问题!”掉进去的齐恒。

打点了一下和张启山出了门,齐恒就知道自己被张启山坑了一下,苦着脸站在二爷门口齐恒又开始想跑只是这一左张启山一右大老虎后面还跟着娃娃脸副官没地方跑啊。
红府的人似乎也知道齐恒他们到了管家出门来迎。
“啊!八爷,张长官有失远迎。”
没有接收到八爷求救的眼光,管家笑盈盈地把三人迎入内堂。
“红二爷,久仰。”张启山看着屋内一身红衫温柔的二月红摆摆手副官便送上上门之礼。
“多谢张长官。”挥手让管家收下礼物,“请坐。”
一桌三人两个笑盈盈一个屁股长针。
“张长官不知今日来…”看了眼齐恒,二月红接着说:“拜访我们九门是何意?”
“红二爷也是爽快之人,在下初来乍到,不才有些家传手艺不知可有生意。”
“噢,张长官这是想做一笔还是…”聪明人话也不用说开。
“想在这奇人异士的长沙立足还得多仰仗两位了。”
谈起正事齐恒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气场,掐指一算一身高人姿态。“张长官可是大作为之人。”
“哦。”张启山就喜欢齐恒这作的样子明明一戳就炸毛还要装正经。“借八爷吉言。”
“这长沙城外有一尊玉山大佛,不知张长官觉得能不能作为您入住九门的第一步。”
“红二爷这可是为我出了一份难题。”那大佛依山而建,想要下手还得一番算计。
“张长官只管放手去做,这长沙之内的事我与八爷自会为您摆平。”九门是时候换血了。
“张某谢过红二爷,齐八爷。”商谈下一步,张启山便提溜还在喝茶的齐八爷和二月红拜别。
“哎哎哎!”齐恒傻愣愣地被带出了红府被张启山塞进大黑车一路开回了张府。
“你带我去哪!”齐恒在车里和张启山一个小空间人都快疯了。张启山强大的哨兵气息让齐恒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还真是一个受哨兵影响的向导。
“你昨夜不是去过了吗。”
什么时候才能让张启山忘了昨夜的事啊,太丢人了。
“对了你的狐狸放出来。”张启山的话让懒洋洋趴在一旁的大老虎撑起身。
被大老虎一脸期待地看着,齐恒腿肚子都有点抖了。“它、它不舒服…”
张启山一皱眉伸出手一把拉过齐恒,齐恒一下扑进张启山怀里便感觉脸颊上炽热的温度。
“你不舒服吗?是结合期要到了吗?”
那种温柔的声音,暧昧的轻抚,火热的胸膛,齐恒感觉被摸过的肌肤一片烧热。
猛然推开张启山,齐恒扭过头去结结巴巴地说:“才、才没有,我、我一直有吃药,不、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
“药?”的确听说一些不想受本能支配的向导会服用一些特定的药压制自己的结合期。但是是药三分毒,何况是这种逆天的药。“你吃了多久,对你身体有影响吗?”
“从小就吃啊。”齐恒的脸还是火辣辣的不好看张启山听到张启山的问话有点奇怪。“没影响啊,这药是为向导专门研制的,我吃了一直没有结合期这个烦恼了。”
这才是最大的影响物用极反。张启山眉头紧皱突然想到了什么松了眉头笑的拉过齐恒。“这些时日齐八爷就住在张府吧。”
“哎?为什么,我有自己的盘口。”
“八爷不是要帮我在九门立足吗?”
“有关系吗?”齐恒很是不解这和自己住张府有什么直接联系了。
“现在八爷可是我张启山的入幕之宾,接八爷到张府小住几日不是更能凸显我俩的关系。”张启山觉得自己说的可有道理了。
这是什么流氓道理了!可惜齐恒再怎么反抗也扛不住张启山的武力值,就被小汽车一路突突突带进了张府入了这虎穴。
齐恒张府日常正式开始。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