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一八#哨向)狐假虎威 柒


设定防雷:
佛爷哨兵—东北虎
八爷向导—耳廓狐(私设八爷命齐恒)
佛爷性格喜怒无常碰到八爷就会变成苏气满满的明骚,八爷平时和吉祥物一样卖萌其实性格狡猾。真的OOC预警哦写不好剧里面的人设只能自己加成!食用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哦!!!

齐恒觉得没有什么路长过张启山对自己的套路了。
“八爷,过来看看这物件是哪里的。”
“哎呦喂!这可是三国时期管大师的东西啊!”
“是吗?一块石头看起来一般。放着也无用给你吧。”
“八爷今日要出门?”
“几日没去盘口不知道小满那孩子忙的过来吗,这些时日打搅张长官了,在下告辞了。”
“这早饭刚准备好,齐八爷吃完再去吧。今日还特意买了八爷喜欢的馄饨。”
“哎,好吧。”
“去下面吩咐了今天的猪蹄就别炖了。”
“哎!猪蹄!”
“前几日副官托人定到的上好猪蹄到了本来打算今日晚上加餐,八爷今回了我也不爱吃这些就算了吧。”
“哎别啊!你可以给我带回去啊。”
“这猪蹄得特殊处理起来才不灭其风味,不才我府上有个厨子精通这道,可惜府上吃食都是这厨子包办,也不好借于八爷。”
“那、那我晚上过来吃饭,叫你家厨子别扯了这道菜。”
“好,晚上就等齐八爷了。”
以上都是套路啊!又喝大了夜宿张府的齐恒感觉自己已经不想爬起来找理由离开了,反正张启山每次都能用各种东西把他引来张府。还有他那精神体,从放出来被张启山的老虎叼走了就没见它回来蹭自己了,现在到好天天窝在老虎头上作威作福的样子,前天才和老虎欺负了老五家的狗回来抖骚自己却被老五放狗堵在了盘口被张启山提回了张府吓的他几天没闹腾回自己的盘口就怕老五还在家里堵他。
“八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张启山抬眼就见齐恒拿着个橙子皮也不拨就往嘴里送赶紧叫住他。
可惜还是晚了点,“呸呸呸!”
拿起自己的杯子张启山递给齐恒,“快喝。”
咕噜了一大口压下口腔里面的涩味,齐恒感觉真是糟心的一天,明明以前都是放大苹果的今天怎么就摆起橙子了。
喝完了水齐恒才发现拿的那是张启山的杯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忙把杯子搁茶几上左右环顾起来就是不好意思看张启山。
“怎么喝光了我的水不给我满上吗?”张启山看齐恒耳根都红了有些好笑。这齐八爷每次反应都让自己心里痒痒的好想把他欺负的更狠些看看他是不是会红了眼。
“喝、喝什么水!一天到晚在家里窝着,你这长沙之首的位置是不想要了吧。”总的再找些话题来缓解下尴尬的局面。
像是回应了齐恒的话,副官敲了敲门进来说张启山有客人来访。
“八爷和我一起去见见。”说完拉住齐恒的手把他从沙发里挖出来带出去见人。
来见张启山的都是长沙有些名望的世家子弟,平时都有些交集,对张启山也很是恭维,特别是见到张启山身边还跟着长沙九门的齐八爷更是热切起来。
“今日也是巧,听闻长沙三里外的山头最近杜鹃开的正是艳红,想来启山兄在东北没见过这满山红花便想邀请一起去观赏。”
张启山还没回应,他身后的齐恒就先着急地在他背后戳了戳他的腰似乎要他赶紧答应,这就是他们说的契机啊。
“真巧齐八爷才于我说起此物,那就劳烦众兄带我们去一观了。”张启山也不废话,吩咐副官去开车就拉着一脸你怎么又给我加戏的齐恒上了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城。
老虎亚嘴里叼着只肥嘟嘟的小狗头顶着小狐狸回张府正看到他们的车离开有点奇怪。
他们这是要出门玩?亚问小狐狸
估计是了。也不带上我们,我们还给他们带了礼物。哼,放了三寸丁吧反正他们也不稀罕这小东西。狐狸跳下老虎的脑袋,小爪子推了推傻不拉叽一团肉的三寸丁赶它回去。
放了小狗,亚见狐狸要走马上张嘴叼住它的后颈。
明明是狐狸却老觉得自己是只猫科,缩着四肢被提留回客厅,一脸生无可恋地被舔毛的狐狸这么想着。

“看这巨佛我还真有些技痒。”张启山歪在车前盖上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看着山间的佛像。
“启山兄早听说你在东北的神技了,这是要给我们展示展示?”众公子哥可只是听说张启山有神鬼莫测之力,据说在东北还有人见过张启山驱使阴兵作战便很是好奇。
“待明日诸位到张府就知道了。”张启山嘴角微起似乎势在必得。
“难得真有这神乎其神的技艺?”
“诸位不信我?这不还有齐八爷这位奇门八算且让他为我算算这事成与不成。”张启山撇了眼因为颠簸山路有点脸色苍白的齐恒。
“成,张长官想要的都成。”齐恒虽然胃里翻腾但是马上会意为张启山铺路。
“是啊我想要的都是能成的…”张启山拍拍齐恒扶在车盖上支持的手,笑的灿烂。
“……”齐恒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套路了。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