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是讲道理的

(一八#哨向)狐假虎威 捌

我觉得可以先来点汤

设定防雷:
佛爷哨兵—东北虎
八爷向导—耳廓狐(私设八爷命齐恒)
佛爷性格喜怒无常碰到八爷就会变成苏气满满的明骚,八爷平时和吉祥物一样卖萌其实性格狡猾。真的OOC预警哦写不好剧里面的人设只能自己加成!食用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哦!!!

一夜成名就是说的张启山。从大佛被搬进了张府长沙城内的人都知道长沙来了一位神乎其神的长官,能用五鬼搬运之术,挥一挥衣袖便可号令阴兵,张启山借着张大佛爷之威名成为长沙九门之首。
“恭喜张大佛爷。”齐恒站起身首先敬酒。
“大家以后都是九门之人,互相帮衬。”话是说的大伙听,却盯着齐恒看着。
张启山那点心思怎么明显其他人也是心照不宣,反正齐恒这家伙也该有个人管管了这些年越发无法无天了。
唯一五爷摸着三寸钉感觉要出大事。
九门会宴后,除了二爷和三爷要回家陪夫人,其他人便留了下来,四爷和六爷与张启山继续喝酒聊天,齐恒他们就凑了桌麻将。
“一万!”齐恒算了半天犹犹豫豫地出牌
“唉,胡了!谢谢八爷了。”霍三娘眉开眼笑的推了牌。
“哎,怎么这样我明明算过着张最好了。”齐恒不甘心的给钱感觉今天荷包都瘪了。
“这牌可是死物你怎么算的准。”解九码起牌很是不屑。
“小九你怎么可以质疑我的神算!”皱着眉齐恒不开心了,瞟到一旁喝酒的三人齐恒突然笑了一推桌吓了其人人一跳。
张启山听那边声音停了,莫名的抬头一看就见齐恒满脸笑跑到自己身边拉住自己手臂。
“干嘛?”
“佛爷,别喝酒了来一圈吧。”拉着张启山就上了牌桌。
“我并不会长沙牌。”张启山被按着坐下。
“没事没事我教你,你打打就会了。”齐恒端了一把椅子坐到张启山身边。
其他人也没反对,码起牌继续。
等张启山摸起牌,齐恒看了眼就知道自己赢定了,他可算了佛爷今日偏财运旺啊。
一圈下来齐恒输出去的都被张启山赢了回来。
“好了好了这么晚了今日就到此吧。”齐恒见自己的钱都回来了马上终止了牌局。
“哎呦,齐八爷好算计。”霍三娘看齐恒那样子就知道齐恒的小心思。
张启山见两人开始吵,赶紧叫副官和管家安排几人回客房休息,便拉走了还想和三娘争论的齐恒。
齐恒一路唧唧歪歪地数落三娘就被张启山带到了他自己卧室门口。
一见房门齐恒就愣住了。“你干嘛!”
“睡。”张启山一脸正经。
“这是你卧室!”齐恒的声音被吓得提高。
“不在卧室睡去哪睡。”不顾齐恒的反抗,反正以齐恒那渣的武力值自己可以弯曲掌控。
“我、我去客房睡!”齐恒想跑门已经被关了,门口还蹲着张启山那只老虎,自己的狐狸窝在老虎头上睡着了,一点都不靠谱的精神体。
脱了军装,张启山解开衬衣扣一颗一颗慢慢地在齐恒眼前打开露出肌肉饱满的前胸。
齐恒看着脸上通红,心里叫自己别看别看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随着张启山的手指移动。
“呵。”张启山的声音因为喝了酒似乎有点低哑,一声轻笑苏的齐恒起了鸡皮疙瘩。衣服已经全部被脱下,结实的背肌因为张启山穿睡袍的动作凸显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有股迷人的色泽,齐恒感觉喉咙有些干渴。
“过来。”睡袍松垮垮的挂在张启山身上,他对齐恒招招手。
就像被催眠了,齐恒一步步走到张启山面前。
“喜欢?”漆黑的眼眸盯着齐恒,张启山一手抬起齐恒的下巴两人的唇离得很近却没有碰到一起,张启山只是轻轻地问道。
“…喜、喜…”齐恒已经被张启山的气息包围,脑袋也开始迷迷糊糊,眼前似乎只有张启山水色的唇。
接下来的话已经被眼眸带笑的张启山吞了进去,那种甘甜的感觉让张启山欲罢不能。舌舔过齐恒的唇瓣顶进齐恒的口腔勾住他的舌和自己缠绵。
齐恒感觉自己胸腔里的空气都被抽走了,脚开始发软。张启山挑下巴的手移到齐恒脑后按住他的脑袋,一手环住他的腰把齐恒整个人拥入紧紧的压入怀。
“唔…”齐恒发出低吟,勾的张启山体内邪火更旺了。
齐恒再回神自己已经被张启山压到了床上,双腿不知道何时被张启山拉着环住张启山精瘦的腰身,两人因为一个吻全身火热起来。
“别、别…唔…”齐恒推开张启山换气,张启山又低下头一口咬住齐恒露在衣领外的脖子。
“张、张启山,别、别…”齐恒不知道他的求饶只能让张启山更加激动。
“你喜欢的…”张启山压着齐恒挺了一下腰,让两人都感觉到夹在两人间的那火热。

———宝宝要考虑一下用什么姿势炖肉———



评论(14)

热度(85)